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 > 正文

谁说共产党员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发布时间:2017-12-04 15:57 | 来源:一号站平台--一号站娱乐平台--一号站娱乐【唯一登录官网】 浏览次数:

  北京时间10月8日19时(瑞典当地时间13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白俄罗斯作家斯维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ksijevitj。代表作《战争的非女性面孔》、《最后一个证人》、《切尔诺贝尔贝利的回忆》等,这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第一次授予一个非虚构文学作家。中国内地的铁葫芦公司已经出版她的《锌皮娃娃兵》、《我还是想你的妈妈》、《我是女兵,也是女人》,这速度!

     有人一看,她母亲是乌克兰人,写的又是导致苏联解体的一大重要事件:切尔诺贝尔贝利核电站泄露事故,就草率下结论:她的获奖是给俄罗斯脸色看,是又一政治事件。

  先不要急着下结论。诺贝尔文学奖在冷战时期受到社会主义国家的不少指责,但只要我们梳理一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人生履历,你就会发现,这种指责完全是无稽之谈!诺贝尔文学奖从来不是一个“套上意识形态的外壳”的文学奖项,放心,诺贝尔文学奖不会变成鲁迅文学奖烂大街,它不会只看政治,不讲文学。

  1921年,为了“表彰他辉煌的文学成就,其特点是高贵的风格、深厚的人类同情、优雅和真正高卢人的气质”,阿纳托尔·法朗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就在这一年,法朗士加入了法共。

  1919年,在寒冷的北欧国家芬兰,31岁的青年作家弗兰斯·埃米尔·西兰帕发表了长篇小说《赤贫》。从这个题目您大概就能猜个大概,西兰帕所同情的,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赤贫大众。这部小说,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为背景展开的悲剧小说。贫农本杰明在贫困中撒手人寰,他的妻子女仆玛嘉和儿子尤哈生活无着食不果腹,乃投奔舅舅凯莱,不料舅舅翻脸不认人。在绝望中,母亲死去,之后儿子的生活常常无米为炊,生活在贫困线上,直到他参加了芬兰红色政权的革命斗争,才找到人生的希望。可惜好景不长,红军与白军的对垒以红军惨败而告终,在白军的大屠杀中,尤哈难逃被杀害的结局。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你怎么看都是苦大仇深阶级斗争的最佳样板。但就是这样一部小说,以及同样描写物质贫困的小说《少女西利娅》(又译《红颜薄命》),为西兰帕赢得了193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199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达里奥·福曾经是意大利共产党员。他有个座右铭说他要“创作富有战斗性的戏剧”、“真正的人民戏剧”。因为这个敏感口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剧团被当局指称为从事“赤色鼓动”的“共党剧团”,每次演出,为了防止意外,警方都派专人在场,检查演出中有没有宣扬赤化的台词。虽然1968年,达里奥·福在热那亚青年剧场演出了布莱希特式的训诫剧《工人认字三百,老板认字一千;所以他是老板》和《把我绑起来,否则我就把什么都砸了》两剧时因为批评意共而与党组织产生矛盾并进而退出,但是在政治上,他一直是左派,也一直支持重建意大利共产党。

  另几位诺贝尔奖大佬同样有左翼情结,萨拉马戈是葡萄牙共产党员,聂鲁达是智利共产党员。萨特虽然于1956年脱离了法共,但和达里奥·福一样,一直是著名的左翼作家,1959年,他访问中国,在《人民日报》发表赞扬中国的文章。1968年法国学生发生“五月风暴”时,他坚定地站在造反学生一边,他赞扬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的立场当然需要反思,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有一颗红色革命的心!

  196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德里奇长期担任南斯拉夫文学家联合会主席职务,在中国,就相当于作家协会主席的地位。更著名的体制内作家是肖洛霍夫,这位前苏共产党员毫无疑问是最奇特的作家之一。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读他的作品,如果你以为前苏联体制内作家已经out了,一个斯大林欣赏并追随斯大林的苏联作家肯定没什么了不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静静的顿河》在写什么?他写主人公葛里高利的叛变,毫不留情地杀害红军,他面对共产主义红色政权的幻灭,最残酷的部分,可以与巴别尔相媲美,但更细腻、更气势磅礴,这厚厚的四卷长篇像高峰耸立,令人望而却步。

  肖洛霍夫没有一句说教,那是最纯粹、最高明的文学。

  我随便摘一段,你读一下:

  一片很大的、在春风中飘荡的白云,一时遮住了太阳,灰色的云影追过了葛利高里,显得那么缓慢地沿着山岗向前飘去。葛利高里把视线从越来越近的克利莫夫卡的院落转移到这片顺着潮湿的褐色土地滑去的阴影,转移到一片在他前面往什么地方奔的浅黄色、令人愉快的阳光上。突然脑子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追赶那片在地上跑的光亮的愿望。葛利高里把马一夹,放马全速跑去,——追着、追着,离那道把光和影隔开的、移动的界线越来越近了。他又拼命跑了几秒钟——伸出去的马头上已经一片阳光,马身上的枣红色的毛闪着耀眼的亮光。

  《静静的顿河》的故事,如果当时是中国人写的,那绝对是大毒草,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在文化大革命中,它成为“反修防修”中的大毒草遭到批判。如今风雨过去,阴差阳错又成了红色经典。说句老实话,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认真读他。格非老师说,现在谁还读肖洛霍夫啊?我在读。

  那样真实、充满力量、震撼人心,金人的翻译我认为是所有外文翻译中最流畅、最精彩、最传神的。在肖洛霍夫面前,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个啰嗦透顶、不知道文学是什么的小学生。我可以明讲,你如果真的读过《静静的顿河》,就会知道,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肖洛霍夫在帕斯捷尔纳克得奖7年后获颁诺贝尔奖桂冠。虽然他早年遭受过人民内务委员会的迫害,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才华得到斯大林的认可。他两次被授予“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的称号,1939年获得列宁勋章,1941年获斯大林奖金,1960年获列宁文学奖金,他为战后文学史上日丹诺贝尔夫的高压政策辩护,并对在国外发表作品的苏联作家进行攻击,可以说是斯大林路线的坚定拥护者。可就是他,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因为政治立场而弃之门外,同样在颁奖词中给予他极高的评价:“在描写顿河的史诗般作品中,以艺术家的力量和正直,表现了俄国人民生活中具有历史意义的面貌。”

  别老拿村上陪跑说事,去读肖洛霍夫吧,那是第一流的作家,他是苏共党员。

  当然,还有我们的莫言老师。1979年,还在当兵的他就加入了中共。左翼作家并未缺席,对穷苦大众和左翼运动怀有同情心的诺贝尔奖作家可不止这区区几位,海明威就参加过西拔牙内战,还和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就交往甚密。花力气盘点这些往事,只是想说明,简单地说诺贝尔文学奖就是异议作家的专利,显然有失偏颇,也与事实不符。

  以下是获得诺贝尔文学的共产党员全名单

  法朗士 1921年获奖 法共

  加缪 1957年获奖 法共(1937年被开除出党)

  安德里奇 1961年获奖 南斯拉夫共产党

  萨特 1964年获奖 法共

  肖洛霍夫 1965年获奖 苏共

  聂鲁达 1971年获奖 智利共产党

  塞弗尔特 1984年获奖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

  辛波斯卡 1996年获奖 波兰共产党

  达里奥·福 1997年获奖 意大利共产党

  萨拉马戈 1998年获奖 葡萄牙共产党

  高行健 2000年获奖 中共

  耶利内克 2004年获奖 奥地利共产党

  莱辛 2007年获奖 英国共产党

  莫言 2012年获奖 中共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